我活我的青山

2016/5/30 作者:羁鸟恋旧…

    人的一生,谁能在生命的大半,或者迟暮之际回首过去的路程时说:我是按照自己的性格生活,不后悔、不遗憾,而且活得很踏实、很欣慰。这大概能算得上是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一趟。  

    事实是,有人、很多人,活的一塌糊涂。既没有从事令自己心灵慰藉的职业,也没有遇到令自己心灵愉悦的爱情。当然,我不敢妄谈从事行政工作的人。有的人,遇到了好人,或者说事后感觉到自己遇到了好人,当初却没有珍惜,做出了无可弥补的事情,懊悔不已,心灵煎熬,郁郁终老。有的人,中年以前都在算计一切,和一切都在斗争,因为精力旺盛,连上帝也敢蔑视,等到垂老之际,良心发现,顿感虚无。古语所说的“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却不敢苟同。还有那些游戏人生的人,则纯粹是上帝的错误。  

    程青山是一个凡人,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是他的许多事情做得却别具一格,很有个性。他的家庭在早年是富农成分,因而耽搁了他上大学深造的机会,但是生活中这样的挫折对程青山来说,稀松平常。这个瘦瘦的、个子不高的中年人说起这些事情时,没有义愤填膺的情绪,没有把没做大官或者没发大财的原因归结到社会和其他人,只说了一句“可能就是那个命运吧!”但他没有屈服命运。他的额头不宽也不广,大约一寸来宽,还有几条明显的横行皱纹。脸色也不是很红润,赭石色,一年四季穿的衣服好像都是灰颜色,他好像路边堆积时间很长的麦草垛一样不起眼。从来都不无缘无故的笑,不像有的人,很可笑的事情反而很严肃,很庄严的事情却当儿戏。走在路上,特别是在冬季黄昏的路边,他更像是一个以前农村晚饭后去看场的人。我自从注意到县城的大大小小的牌匾以后,就记住了青山这样一个名字,那些牌匾的署名都是“青山制作”。按照想像,他应该是一个魁梧的人,像水浒传中梁山好汉一样的人,像林冲或者鲁达一样,哪知他自从在县委门前开了一个广告牌匾制作店后,才见他实际更像鼓上蚤时迁。  

    某一个下午,我和他攀谈,能感觉到,他也像很多性格内向的人一样,有对人倾诉的欲望,特别是他对你说的话他发现你能理解,就更把你当知音看。我本来是随便坐坐的,但他很热心,他的妻子甚至把藤椅让出来给我坐,我只好洗耳恭听了。知道了他有三个子女,两个女儿都考上了大学,儿子今年也马上面临高考,他还说这些年自己就是靠着做这个生意供养几个孩子。我对他说现在有助学贷款,他好像不太感兴趣,只强调自己的努力,举凡农村的砖瓦泥水匠的活,他干的样样出色。我见他画的牡丹很有个性,就问他是自学还是拜了师傅的,他说自己的一切都是自学。他画的牡丹虽然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总体着色偏重朴素,中国画的水墨韵味很浓,不是那种浓艳张扬的品相,由此我知道,仅此一点,他的画就不流俗,不妖媚,能体现他的个性。他的字的确是很一般,但仍然很有个性。  

    他的老母亲一直和他住在一起,说起老母亲,他妻子也很自豪的说:“老人就是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八十多了,身体还差不多”能感觉到,她很在乎这种形式。他妻子出去后,青山对我说:“我媳妇对老人也很尊重,这一点我很感激,但是我自己也把事情做得很到位,凡是我们门店的款项,都是我媳妇经手,我不管经济,那人也很节俭,对孩子很大方,对自己很严谨,也没有买过很贵重的衣服。我们最近买了一所三居室的住房,房产证是我媳妇的名字。”“哪为什么呢?有这个必要吗?”我问。我觉得青山有些太牵强。“那不同!”他说:“你想,咱农村的儿媳妇和婆婆总会有矛盾,把房产证办在她名下,即使有矛盾了,媳妇还能看在婆婆有家产的份上,对婆婆客气一些,再说,我身体不如我媳妇,说不定我还死在她前面呢,办在她名下没有错!”我默然了。  

    谈话间,他的外甥女,一个腼腆的少妇抱着婴儿对青山说:“舅舅,你们说话,我要走了!”青山口中说:“别急!别急!我还要抱抱孩子呢!”他很真诚。我见状,赶忙告辞了。  

    2009.5.19   21:45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