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知识分子的执念

2018/5/11 作者:褦襶子

闻悉恩师周公克让驾鹤!内心甚是酸楚。几欲码字悼之,数度搁笔。然往事萦绕脑际,先生教态生动入梦。余站讲台数十年,舌笔双耕的施教风格实乃深受恩师当年影响。

    周老先生,博闻强记,聆教数载未见先生置一张纸于讲台之上。在那政治高压的年代,“园丁”们几悉数“照本宣科”规避风险,唯先生赋骨感的“历史课”以血肉。余走上讲台后,不但教态秉承先生,许多师范教科书里看不到的历史知识亦承于恩师。

    先生九十三年的人生历程之坎坷堪称半部中国近现代史,其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把真实的民族经历留给后人。当年政治高压下,“历史”为政治服务,那幅在民间流传甚久的“井冈山朱毛会师”的宣传画里“朱德”换成了“林彪”,公然欺天!先生见状戏虐地说:“朱德怎么瘦了!”

    周公阅历丰富,未必不知说实话的风险,可那代老知识分子有他们的人格底线。许多话他们可以不说,但你不能让他们把没有的说成有的,把黑的说成白的。那唯出身论的年代,为说几句实话,恩师那代老知识分子无不经历了人生的梦魇。

    余当年就读的那所学校,是本市城郊的一所普通中学,学校周围即为菜地,被视为本地的“西伯利亚”。包括先生在内的许多老师都是从旧中国过来的读书人,这些先生虽带有旧时代的某些习俗,可把人格都看得很重,颠倒黑白的事是绝不肯做的,读书人的执念始终不肯放弃。

    改革开放伊始,本校许多此类老先生都被各大重点校挖去。恩师周公,得以施展平生所学,驰骋史学原野。使更多的桑梓晚辈亦有幸聆教于恩师。先生名声鹊起,可纯真俭朴的人生信条自始至终未改。每见先生,先生都是一身凝重的“历史色彩”,仿佛当年讲台上一般,本色依旧。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

    先生走了,可留下他说实话做真人的执念予后人。老人家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他们那代人拼却一生荣辱,保留给晚辈这笔精神遗产,要靠我们来传承。我们这些陪同先生在那个小城一隅度过青葱岁月的晚辈明哲保身时,是无法躲过先生在天上关注的目光的。

    身历两朝洞是非,秉承执念不同归?
    历经劫难重生后,头白终老不怯威。
    骨里志,始终一,旧执新念两依依!
    西归驾鹤拂尘去,笃信儿孙志不疑。

责任编辑:凡尘行者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