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道”与“术”

2016/5/31 作者:薄玉平

    逛金环书店,购得一册《千年智慧书》。尽管这本书的封面标明的作者是:(西)格拉西安。并称之为是“世界上最具永恒价值的三大奇书之一”。而事实上,此书是由上述所指的“三大奇书”所构成。也就是说,本书除下格拉西安所著的《智慧书》外,还包含其他“两大奇书”:一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兵书《孙子兵法》,一是马基雅维利所著的《君王论》。

   《智慧书》被译者标以“流芳百世的处世圣经”的副标题,共有319条处世为人方面需注意的问题,并提供很多作者认为较为妥帖的方式、方法,其中不乏损人利己、揽功诿过,为了实现个人利益,不择手段达到目的的观点。而《君王论》则更是一本完全脱离伦理道德约束、甚至是彻底凌驾于伦理道德之上,纯粹是一本研究权谋、权术的作品。从这部冠名为《千年智慧书》的书内所含的三部作品来看,和前述两部作品相比,我国的《孙子兵法》实在是鹤立鸡群,品位凸显。不仅立意高远、内涵深邃,处处闪烁着辩证思维的熠熠光辉。即便单从整体结构的严谨和内在系统的细密、完整和内容的丰富、实用上来讲,也都是远远超过前述两书的。

  严格地讲,《智慧书》和《君王论》都是论“术”不论“道”的书,属于较为彻底的实用主义范畴。而《孙子兵法》,则是既讲“术”又论“道”,并以“道”统“术”。所以,从这“三大奇书”对人类社会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发展方面的意义来讲,《孙子兵法》的存世价值,也是远远高出于上述两书的。凭心而论,相互之间实在没什么可比性。编者将其和前两书汇于一册,的确有些过于委屈了我们的《孙子兵法》。

  很长时期以来,我国各地的大大小小书店、书摊中,各种冠以处世为人秘籍、妙方、技巧和谋略等等之类的书籍,可谓汗牛充栋,泛滥成灾。这些书籍的共同特点,我个人觉得,大多都是不谈“道”而多谈“术”的。这就难免会对读者产生某种误导,使人们在处世为人过程中,过分地舍本逐末,去盲目地追求技巧、机巧、谋略和所谓的诀窍。甚至不可避免地会使厚黑之学滥觞,为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论调,大开方便之门。这势必会给健康正常的社会人伦关系,带来难以避免的误引、误导。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就此问题,在这里多说几句。

  以我个人的理解,所谓的“道”,应该是既有自然的法统、规则的含义,也有人伦道德和社会道义的含义,还有人伦社会和自然运行规律的含义。“道”是一种在宏观方面具有普遍意义的、规范性和统一性的法则。是属于面向自然、社会整体和大局的理性的哲学思辨层面。而“术”则主要是指对具体事物的一些方式、方法、策略、措施、技能、技巧等,属于实际运用和操作层面。

  我个人认为,不受“道”之统领的“术”,属于“机巧”、“技巧”、“权术”、“权谋”之类,属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事论事之类。它常常会局限于对眼前的、局部的、暂时的实用考虑,而疏于顾及全局的、长远的、整体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单纯地、经常性地使用“术”,非但走之不远,而且还很容易伤害到主体本身的整体和长远利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耍小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等等。

  而在“道”之统领下的“术”,则有明显的不同。因“道”合乎自然法则、合乎人伦道德、合乎社会规范、合乎人类社会发展的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的需要。以“道”所统领的“术”,是为“道”服务的,是为实现“道”的价值和目的的一些手段和方法,而这些手段和方法又因得“道”的目的的正确性而蕴含着正当和正义的特质。所以,它会被人们普遍地接受、认同和理解。在这里,“道”是“根”是“本”、是源泉。而“术”是“枝”、是“末”、是“流”,失去了“道”,而空谈“术”、擅于“术”,极易误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歧途。

  我觉得,无论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单位、一个家庭还是一个人,最最重要的,还是应该在“道”上下功夫,在“大本大源”上下功夫。而不要过于沉溺于所谓的“技巧”、“机巧”、“权术”、“权谋”的运用上。特别是在对待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上级、下级、群众等方面,最最重要的,还是应该以“真”相待、以“诚”相待、以“实”相待、以“善”相待、以“情”相待。只有在以此为基础的前提条件下,再适当地讲究一些方式、方法和策略,才能使我们在处世为人上、在处理具体问题上,真正做到“锦上添花”、“如虎添翼”,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若失去上述这些处世做人的最基本的准则,即最基本的“大道”,而一味地去追逐各种所谓的技巧、诀窍、方式、方法、策略等“密术”、“妙方”、“奇谋”,甚至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而不择手段,则无疑是陷入了“舍本逐末”的泥潭。那既是对他人智商的侮辱和藐视,也是对他人人格尊严的事实上的不尊重。所谓玩物者丧志、玩人者丧德。在处世为人上,过于玩弄“小权术”和“小计谋“的人,最终必然自食其果,会逐渐被人们所识破,从而也会彻底失去人们发自内心的信任和拥戴。我想,出现这样的结果,和他们当初的主观愿望应该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的。究其最主要的原因,正是源于其滥于用“术”,且失去了“道”之统领所致。

  我有时常想,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智若愚、大谋无术。无论是处世还是做人,若从整体上、从长远上、从大局上来讲,我依然觉得,人还是应该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大大方方、敞敞亮亮、实实在在、诚诚恳恳的好!还是光明磊落、正直善良、诚实无欺、脚踏实地的好!那些阳光、透明、直率、爽朗、光明正大的人,总比那些心底阴暗、隐曲、工于心计、爱耍手腕、善搞权谋、躲躲闪闪、背背藏藏的人,更能带给我们良好的心境和愉悦的心态,更能带给我们很强的安全感和信赖感,从而也使得我们更乐意和他们相交相处。

  所以,我觉得,做人还是少搞些小手腕、小计谋、小心眼、小动作、小权术的好。当然,在待人以诚、与人为善的基础上,处于好意地适当讲些方式、方法和策略,从而使人际交往更趋和谐,这无疑也是必要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千万不要本末倒置,无视做人的根本,而去醉心地滥用各种所谓的技巧、诀窍和秘籍、秘方!那样,实在是舍本逐末,误入迷途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