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街村神话与造神

2016/5/31 作者:曹友琴

    文革结束后,毛泽东走下神坛。然而,一种历史现象是不会就此烟消云散的。南街村的“神话”就是与造神一起演绎起来的。

    南街村确有“神话”:经济一下子增长了2100倍,大大超过深圳速度-----神话;全国人民跟随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发展私营经济,南街村却坚持人民公社,坚持吃大锅饭,而且生活幸福-----神话;干部都是“二百五”的“公仆”(每月250元工资),清廉自守-----神话……

    既是神话,就一定离不开造神。而造神的真正目的无不是为了把自己塑造为神。南街村的头头王宏斌就是一个典型。

    造神的手法大致相似。

    一是把神的光环移饰到自己的头顶。马克思、列宁、斯大林都曾经被视为“神”,借用他们的光环而显亮自己,就屡有所见。改革开放之后,毛泽东虽已走下神坛,但或真或假依旧视毛泽东为神的,还是大有人在。南街村的“一把手”王宏斌很懂得其中的奥妙。他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高喊走集体化道路。他宣称建立“毛主席共和国”,誓死为建设共产主义而奋斗。他在南街村的东方红广场上立起一尊高大的毛主席塑像,派人24小时守卫......

    文革恶梦过去了,但对王宏斌的“敬神”,还是不敢说“不”的。王宏斌“敬神”的真正目的就是借用“神”的光环使自己头上的光环也光芒四射起来。

    二是控制“社员”的生存条件,屈服于“神”的威力。面街村民有多项福利,那是王宏斌给的,“培养”村民“感恩戴德”之情;“社员”的“幸福”完全操在王宏斌手里,“王宏斌可以一人说了算”,不遵从王宏斌的旨意,就可以随时被剥夺他的“幸福”。“培养”“社员”的“敬畏”之情。南街村大修厂厂长耿宏,就是因为不识相,触犯了王宏斌这个“神”而受到无情严惩。

    三是自我打扮、装扮神圣。王宏斌高调宣扬,南街村是“毛泽东思想的样板村”,是“共产主义小社区”,是“毛主席共和国”,是“共产主义在中国的缩影”,为自己精心缝制了神圣外衣。在行为举止上,他“刻意模仿毛,深居简出”,坦然接受“南街村的小毛主席”的称谓。

    然而,“神”只能是泥塑木雕,整日整夜在寺庙里呆着。倘若“神”也有七情六欲,生活在现实中,这个“神”就肯定要露出真相:果然,南街村已经资不抵债,经济“神话”破灭了;南街村主任王金忠死后搜出2000万元现金,几个“二奶”抱着他的孩子闹着分财产,原来是个腐败之“神”。王宏斌早在2004年,就“率领”他的“班子”偷偷“改制”,一个个都成了大股东,成了“红色资本家”。

    南街村“神话”变成了“鬼话”,南街村的诸“神”,现出了原本丑陋的真面貌。好事好事,都是好事。

    然而,人们别以为造神只是南街村的“独创”,只要细心观察,某些“一把手”也不乏造神的作为,不乏“神”的作派,只不过没有王宏斌造神造得那么声势浩大,那么“卓有成效”,“征服”一大片人而已。只要民主体制还欠完善,百姓手里还没有真正的权力去制约权力,总会有人想通过造神而企盼成为“神”的。因为成为“神”就有“神力”,就能“大有作为”、就会“无所不为”了。这是人们应该保持有一份警觉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