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三斧头”砍出什么?

2016/5/31 作者:曹友琴

    一个当“灵魂工程师”的老同学,在某市一所中学任教。碰巧相遇,自然要聊聊各自工作。问起教育,大概由于是老同学,他毫不掩饰,表情激愤地说:如今“三死教育”(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比起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智育第一”已经公然演变为“升学第一”;青少年遭受摧残,老师也被折腾得喘不过气来。他介绍,新上任的教育局长,更烧了“三把火”,砍下“三斧头”,且标榜为“新政”,让师生苦不堪言。

    一把火,考分排队,奖“优”罚“劣”。小学升初中考试(尽管上边要求废止小升初的升学考试,由于天高皇帝远,加之皇帝也常常睁一眼闭一眼,小升初的升学考,依然如火如荼)、中考、高考,全市按学校排名已经是老规矩。新局长更决定每个学期的期中、期末两次考试也由教育局统一命题,统一考试(简称之为“统考”),按学校排队。排队之后,随即召开各校校长参加的全市总结会。那些进入“倒数”的学校校长,自然是无颜见“江东父老”而羞愧不已。就是那些名列前茅的学校校长,也是提心吊胆,生怕下次掉下来难看。校长回到学校就向教师施压,全校按班级、按学科老师再排队,把压力转嫁到教师头上。教师依法效仿,按成绩给学生排队,而且找来家长公布他们孩子的名次。名次靠后的家长当然感到羞愧,只有与老师联合向学生施加双重压力。为了提高考试成绩,老师的唯一法宝就是加大练习量。于是,各种练习册如同大海般地汹涌而来,学生赶早带夜做作业,老师起早摸黑改作业,疲于奔命。学校更有周周考,月月考,每考必排名次。全力把学生培养为“考试机器人”。

    二把火,教师统考,再行施压。学生的升学考,其实也是考老师。教育局为了“提高”教师水平,决定每年举行一次教师统考。小学教师考小学高年级的教学内容,初中考初三教学内容,高中考高三教堂内容,同样由教育局统一命题。为了应付“统考”教师就得加班加点复习高年级教学内容,生怕考不及格丢人,简直有一种恐惧感。老师们发问,那些教育局机关干部们咋就不考考管理科学,考考相应的文化知识?当官的咋就有那么多的优势?

    三把火,一本总帐,统管财务。中小学原都有独立的帐户财务。现在实行了“新政”:全市只有教育局一本总帐,学校的一切收费都得上交教育局。各学校设立一个报帐员,要用钱就得先打报告,得到批准之后才能开支。此等“集权”,据说也是一项“改革”,道理自然能讲出一箩筐,但这项“改革”让老师们慢慢体会出它的“必要”了。最大的变化是教育局机关变肥了:凡教育局干部,年终奖金大把大把地拿,大大超过教师,就是机关退休人员比起学校退休教师也多出数倍。平时,机关干部更增加了“误餐费”、“交通补助费”等等不尽的名目来分钱。逢年过节,当然更有种种“慰问”之类的福利。难怪,每有机关要招收公务员,报名者总要挤破门槛。

    如此“三把火”,把本来应该生机勃勃的教育园地,烧得更加荒凉了。

    行文至此,不禁想到一个沉重的问题,文革中狠批的解放后17年教育,对比起今日教育“改革”之现状,究竟进步还是退步呢?如此以改革名义的“改革新政”,是不是仅仅是这个市如此“得宠”?

    茫然!
 

    通信处:江苏省仪征化纤公司沿河二村22-203室 曹友琴
    邮编:211900   E-yhxuren@163.com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