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吏为师”与道德取向

2016/5/31 作者:曹友琴

    南京街头是个出新闻,进而引发人们社会公德思考的地方。

    先是彭宇案。市民彭宇在街头扶起一个倒地受伤的老太,又把老太送到医院治疗。到头来却被老太认定使她致伤的“作案者”,把彭宇告上了法庭。老太是老糊涂,还是贫困因素致使她昧了良心,且不去说她。偏偏法院审理又确认彭宇败诉,裁定彭宇补偿原告老太40%的损失,四万多元。理由是彭宇“是第一个下车的人,从常理分析,撞倒老太的可能性比较大”。判案重证据是一个常识。这位法院法官是不是也因为糊涂,还是什么别的因素,演出了一场现代糊涂官判出个现代糊涂案来。

    这一案件的判决,受到广大百姓广泛关注,其负面教育效果不容小觑。其负面影响,更不是十句八句的正面教育就可以消融的。

    十多天前,又是在南京街头。又是一个老人被撞倒在街头。但谁也不去施救,幸好有一个小学生路过,围观者请小朋友去扶老人起来。是市民们缺少应有的人性和应有的品德吗?否!是不敢为也。谁也吃不准把老人送到医院之后,老人会不会反咬一口,更担心打起官司来,法官又“从常理分析”,认定第一个扶起老人的人,“撞倒老人的可能性比较大”。谁还再敢多事有事?

    4月7日,还是在南京街头。一名“男子晕倒路旁,围观者无人敢救”(4.8日《南京晨报》)。110赶到现场再呼救120,才被送往医院救治,但为时已晚,男子死亡。不难想象,围观者又是害怕被指认为撞倒男子致使“晕倒路旁”,当然更害怕法官大人一分析,以“可能性比较大”而受到牵连。

    古来向有“以吏为师”的道德取向。今天也不例外。野蛮执法,何能指望在市井不出现以拳脚相向的事件;官场权钱交易,金钱万能的社会丑陋,何能不频频发生;权色交易,何能指望妇女不会成为权力者的玩物;官场上大话、空话、假话连篇,何能指望社会上无奇不有的弄虚作假、骗蒙诈骗能够绝迹。官员的一举一动,人们看在眼里,必然演化为或优或劣的无言教化。尤其是法官的每一件断案,更具有道德指向,影响社会道德养成。

    人们都在埋怨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但这究竟是谁之罪过?是草根百姓,还是弄权施威、高高在上的公仆?
 

    通信处:江苏省仪征化纤公司沿河二村232-203室 曹友琴
    邮编:211900   E-yhxuren@163.com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