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现代“禅让”

2016/5/31 作者:曹友琴

    一个面积只有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70来万的封闭山区小国不丹,其国王辛格早在1970年就确定了政府以实现百姓幸福为执政理念,创造性地提出了“国民幸福总值”概念,提出了政府善治、经济增长、文化发展和环境保护为四大支柱组成的“国民幸福总值”指标,并以追求GNH(国民幸福总值)最大化作为政府至高无上的发展目标,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令世人瞩目。

    国人对尧舜禹三圣“禅让”的故事,一直赞美不绝,以为是古代政治清明之世。然而,那不过是传说而已。进入私有制社会之后,有的只是“抢班夺权”。没有坐上最高权位的,不惜以一切手段抢到那个宝座;坐在最高权位上的,唯恐有人来抢夺。抢权、夺权,总是打斗得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六亲不认。

    如果不丹国王提出“国民幸福总值”这一现代执政理念,让世人刮目相看的话,那么,他的现代“禅让”就更让世人目瞪口呆了。

    被誉为“神龙之国”的不丹,一直是个世袭君主制的国家。现代“禅让”的始作俑者正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辛格。他要把国家政治体制由原来的世袭君主制变为议会民主制,强力推行政治民主化,还政于民。

    民主之不兴,一个屡见不鲜的理由是百姓素质之差。对于不丹国王的民主改革,不丹百姓感到“震惊”,表示不理解。他们说,没有人想要什么民主,国王陛下已经领导了我们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要改变呢?显然,不丹百姓的民主素质是不够格的。百姓之所以参与了其后的政治体制变革,只是出于对国王尊敬的缘故。

    不是有这样一句“名言”吗,“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既然百姓如此缺乏民主素质,国王本可顺水推舟,乐得紧紧抓住大权不放,还可以获得顺从民意的赞誉。但国王还是坚持政治体制改革,而且是动真格的:1998年6月国王辛格解散了内阁,将政府管理权移交给大臣委员会;2005年不丹颁布正式宪法,根据这部宪法,不丹将建立两院议会制,国王是国家元首,但议会在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下可以弹劾国王;国王下旨成立两个政党:“人民民主党”和“爱国进步党”,一个党选举获胜成为执政党,另一党将成为在野反对党;2006年12月14日,老国王将王位传给27岁的王储凯萨尔,新国王凯萨尔继续大声呼吁国民投身民主;以后,两代国王多次在全国巡游,向民众解释向民主制变革的重要性;为了体现民主,还特地按国王旨意组织百姓喊着口号上街游行,以练习表达民意;2007年12月,不丹选举产生议会上院;今年3月24日,不丹首次民主选举,产生47名下院议员;选举投票那天,政府的交通部门专门派了百余辆大卡车接送边远地区的选民去投票,军方甚至还出动两架直升机在山区上空投下选举手册......国王的这一切举措,谁能怀疑他是故弄玄虚“作秀”呢?谁能不感受到不丹是在向民主政治扎扎实实地向前迈步呢?

    尽管不丹初始的民主政治还有一些不完美,甚至是幼稚的地方。但只要听听前国王辛格说出推行政治民主化的理由,就能感受到这位国王的民本思想和他的胸怀,就会相信不丹民主政治的美好未来。他说:“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今天国民有一位好国王,但如果明天有一位坏国王怎么办”,“为了不丹人民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这番话不由得不让人对这位国王生敬。不丹百姓那么尊敬、爱戴国王也就一点不奇怪了。而国王又正是运用他在百姓心中的崇高威望推行他的政治民主化的变革。

    这世界真奇妙,竟上演了一出现代“禅让”!这么一个专制独裁统治的国王,就这样把他手里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交给了他专制独裁统治下的人民,就这么创造了不丹崭新的历史。这一切,简直把笔者的头脑搅成一团麻。不丹的变革,动摇了笔者头脑里根深蒂固的关于阶级斗争、阶级分析等等一系列传统观念,摧毁了“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的经典观点。是我思想保守跟不上时代,抑或是应该大胆解放思想去认识和思考不丹现象呢?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